喵子Riven-MZ

《Redemption救赎》——写给锐雯和诺克萨斯的故事【第四章】

第四章

锐雯的十七岁生日过的凄凉,安德在她生日前一周离开了她,死在诺克萨斯追寻强大之路上成为了荣耀的烈士。锐雯一家也因此得到了将军的慰问和看似很高的荣誉,同样锐雯也获得了参军的资格。

第二天锐雯背起了行囊,又一次艾蜜丽送走了参军的人们,这一次她送走的是女儿。艾蜜丽在锐雯面前笑的开心她说锐雯一定会成为强大的战士。这话安德也说过,那时锐雯才刚刚出生,也许她是在寻找自己丈夫的影子。

锐雯与父亲不同她久久的伫立看着母亲直到自己落在了队伍的最后,锐雯不舍的招手转身。她看不到艾蜜丽在她转身后凄楚的表情分不清是哭是笑。锐雯这么多年一直追寻一个影子,是父亲是德莱厄斯是所有诺克萨斯的勇士们,如今她终于步上了征程,她坚信自己的将来会是荣耀和卓越。

诺克萨斯的军营设在少数平坦开阔的地方,四周戒备森严,妄图随意闯入或是混入被抓的人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报告长官六十四号锐雯报道!”

这一天是锐雯人生真正的起点,也是一切罪孽的开端,她不会忘记意气风发的自己装着梦走进军营的那一天。

军队的训练对于女人是十分艰苦甚至充满了危险,而第一天给新兵的下马威更是苦不堪言。深夜的营地充斥着新兵痛苦的哀怨,锐雯咬紧了牙即使身体像是散架了一般无力,但第一天她不想认输。翻身比想象中的困难,坚硬的床板不同于家中柔软的床榻,似乎被子也不如家里温暖。也许我只是有点想家锐雯心想着。她的床在窗边,悄悄地掀开帘子月光繁星,月光洒在了她的白发上泛起银色的光圈。

艾蜜丽现在窗边一声沉沉的叹息,女儿和丈夫,战争带走了她至亲至爱的两个人,她也以他们为骄傲可是她更怕有一天锐雯和安德一样再也回不来了。

这一夜无眠的还有一个人,泰隆。作为家臣的泰隆,虽然泰隆曾说只听命于失踪的将军一人,可是第二天卡特琳娜要来察看新兵,泰隆自然而然的来提前查看所有新兵的资料以防不测。泰隆走出指挥部转身的一刹看到了一闪而过的银色光芒,他扭头重新追寻却发现新兵营地里没有睡着的锐雯,月光下的白发少女认真的看着月亮不知在想些什么。这是泰隆第一次见到锐雯,后来谈起对锐雯的第一印象,泰隆说他看到了坚韧和信念。

卡特琳娜,将军之女将门之后,侵略军中最出色的刺客同样也是一位优秀的将士,在诺克萨斯军校时她的刀刃已经强过了自己的导师。她的父亲在三年前失去了联系,她一边和泰隆寻找父亲的踪迹一边扛起了家族的荣耀。卡特琳娜被成为诺克萨斯的精神象征她的话成为了激励诺克萨斯勇士们的最好工具。此刻她现在训练场的高台上俯视着每一名士兵,她有这样的资格她也有这样的实力“以敌人之血,祭我大诺克萨斯!”每一名士兵都无比激动,锐雯也一样。

锐雯仰望着高台上的卡特琳娜,她们的起点不同、身份不同但锐雯同卡特琳娜一样有着自幼而灌输的坚定的诺克萨斯精神,她们以诺克萨斯为信念为信仰。锐雯的心被卡特琳娜的话振奋着。泰隆在高台之下的阴影里警惕的注视着,然后他看到了锐雯。那个白发的女孩脸上满是兴奋他看得出她渴望力量。锐雯无意中的轻轻转头眼神对上了那个暗影中的刺客——泰隆,或许是出于礼貌,锐雯对着他展开一个友好的笑。泰隆已经记不清多久没有人这么单纯的对他笑过,三年?五年?或者更久。帽兜下泰隆的嘴角上扬那是一个同样不加修饰的笑,很快锐雯的目光被卡特琳娜吸引,泰隆移开目光继续观察这每一个新兵。这是泰隆第二次见到锐雯。

什么是信仰?卡特琳娜抛出了一个问题给所有的新兵,新兵们挨个回答,答案各不相同。锐雯说信仰是心脏,卡特琳娜第一次听到这样新鲜的答案。

“心脏?”卡特琳娜问

“是的,心脏为我的身体供应血液支持着我的身体,信仰让我充满斗志和希望支持着我的灵魂,我也时刻准备为诺克萨斯献出自己的心脏!”锐雯一口气说出了自己内心所想。

“你叫什么?”卡特琳娜对这个新兵的答案非常满意。

“报告长官,我叫锐雯。”

-第四章完-

 
   
评论(5)
热度(13)
锐雯无法放弃自己内心仍存的诺克萨斯信仰只能挥舞断剑妄图斩碎早已破败不堪的过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