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Riven-MZ

【番外】联盟的520【慎劫日常篇】【腐向慎入】

雪地里一个襁褓中的婴儿被一名强大的忍者带走,于是他们的牵绊从此开始。

壹.关于熊孩子(劫九岁时)

“师兄师兄。”年幼的劫拉了拉慎的衣角。

“……”慎擦着手中的魂刃假装感受不到衣角的颤动。

“师兄师兄!”

“……”

“师兄师兄~”

“……”

“师……”

“听到了!”慎叹了一口气回头看着比自己低了一个头的小包子,小包子劫大大的眼中因为师兄不耐烦的回答充满了闪闪发光的泪水。

“别…别哭啊。”慎因此手忙脚乱的哄着劫却不小心在拍小包子后背时用力过大,小包子哭的更凶了。

“慎!你又欺负师弟了对不对!”清丽的少女声从门外响起,“我要去告诉师父!”然后是摔门离开的声音。

“等等!你听我解释。”慎拔腿向外追去却感到了身后小包子的手拉住了自己的手,转身摸头牵手一气呵成。

牵着师兄的手跟在后面的小包子劫明明发出抽噎,可不管怎么看总觉得嘴角有奸计得逞的坏笑。

贰.关于情书(劫十四岁时)

“师兄师兄,你在写什么啊。”脱去婴儿肥的少年趴在慎的桌旁问。

“师兄师兄,是不是情书啊。”劫的眼中满是期待但深层却是怨念。

“师兄师兄,是不是给师姐的啊。”劫一脸八卦实则无比认真的问。

“师兄师兄……”

慎把信装进了淡粉的信封塞到了自己的口袋里,劫不甘心的看着。突然他扑进慎的怀里撞了慎一个满怀,然后小手顺出了信封,慎感受到他的小动作宠腻的笑了笑没有戳穿。

夜半,劫悄悄的点亮一盏灯,带着一点窥视的罪恶和想知道师兄的情书是写给谁的纠结打开了信封。

劫只看了一眼就丢在了地上,第二天慎发现平时停不下来的劫变得无比安静,脸也不时变成害羞的粉红色,房间地上的粉红信纸上第一句“亲爱的劫。”

叁.关于表白(劫十七岁时)

“师姐,怎么向一个人表示喜欢呢”已经成为少年的劫认真的问阿卡丽。刚刚因为慎赢了自己而不服气的阿卡丽,不怀好意的告诉了劫错误的表白方法。于是被误导的表白作战这样开始了。

“表白怎么能不用烟花呢?”劫回忆着阿卡丽的话,于是……

深夜,累了一天的慎拖着沉重的身躯趴在床上,自己的爹到底是不是亲爹练功至于这么狠吗。

“xiu——boom!xiu——boom!”数十个烟花在均衡之地炸开,慎被惊的坐起屋外的烟花照亮了房间一瞬犹如白昼。

慎推开房门看到了院中心的劫身边散满烟花,短短的一瞬间对视,慎仿佛看到了那个长成的大男孩无措的样子。

“劫……你在干嘛?”慎听到了四下里房门声接连响起,快步上前无视了傻愣住的少年现在了烟花中间。这个笨蛋又闯祸了。

“慎,劫,你们在干什么!”

“父亲,是我做的。”慎赶在了劫发声前把烟花事件揽在了自己身上,用力的掐住劫的胳膊把他拽到了身后。

“师父!不是师兄是我。”劫辩驳着。

“既然你们这样同门情深,那就一起跪在这里思过吧!”师父扭头而去,一边看戏的阿卡丽忍不住笑出了声,让他们受受苦也好。

“他如果喜欢你,你受伤了他一定会心疼的。”这是阿卡丽的第二个“主意”于是……

慎揉了揉过了三天还在疼的膝盖,这个劫跪到一半就困倒了靠着自己睡了一夜,两个人的重量压在慎身上有些不支。

“师……师兄。”劫虚弱的趴在慎的床上,语气软弱力气全无。

“恕我直言,劫,这好像是我的房间,不过你要是喜欢这儿我就换个地方。”慎推了推自己床上的不明物体说道。

“师兄,我……我受伤了。”劫拉住了慎的手,死死不放。

“劫,你受伤了还这么大的力气?”

“啊,好疼啊。”劫连忙松手捂着肩膀,一脸痛苦。

“唉”慎叹一口气无奈的扭过头“伤到哪儿了?”他看着劫认真的问。

“肩。”慎仔细看了看昏暗的灯光下还真看到了点点腥红,他轻轻的用匕首割开劫的衣服。触目惊心的伤口渗着血迹,好在伤的不深。不过这伤口……

“你给我出去。”慎拎起床上可怜样的劫。

“师兄。”

“要么解释清楚为什么你会被我的魂刃刺伤,要么滚出去!”自己的武器造成的伤口慎再熟悉不过了,很明显这个受伤的师弟是自己弄伤自己专门躺在他的床上博怜悯。

这一夜劫被慎踢出了房门。

“送礼物的话把自己包起来送给他这就是最好的礼物。”阿卡丽最后“语重心长”的告诉劫,于是……

-五月二十号这一天-

劫如果知道慎要深夜才回来,那么他绝对不会早上就把自己包好了钻在大盒子里。现在饥饿困倦的劫真的虚弱无比的躺在盒子中。

而一下午没有见到劫的慎,只当劫是生了他凶巴巴的气,想着怎么哄好这个小师弟。

一个巨大的盒子伴随着蝴蝶结出现在刚刚推开门的慎眼前,嗤笑出声,心想这个师弟还真是可爱。

打开盒子,这……人。

“劫!”慎拎起盒子里把自己绑满了丝带的师弟,已经快要睡着迷迷糊糊的劫听到了师兄的吼声,却蹦出两个字。

“我饿。”

“饿?好,那我先吃你,你再吃饭!”

就这样在5.21这一天劫无比后悔的在床上疼得爬都爬不起来,罪魁祸首却说,“若是喜欢告诉我就好,这样费心思今日就罚你闭门思过吧。”和师父请假言曰自己是搬礼物闪到了腰。

阿卡丽则一脸坏笑的拦住了慎,“味道怎么样?”

“好极了”慎笑答。

——END——

Ps此文仅为520脑洞与我心里的慎劫性格并不相符。

要肉的部分可以私信我怕吞就不写了。

 
   
评论(4)
热度(18)
锐雯无法放弃自己内心仍存的诺克萨斯信仰只能挥舞断剑妄图斩碎早已破败不堪的过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