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Riven-MZ

【番外篇】以救赎之名的放逐——锐雯【给师父今年的生日贺文】

锐雯恍惚的从尸体之下爬起,几分钟前辛吉德的生化弹幕不分敌我的向着艾欧尼亚大陆一角洒下,之后原本厮杀的战场变成了人间炼狱,这支小队被他们的指挥官被他们的城邦抛弃了。

锐雯的符文剑救了她一命,她的剑抵挡了大部分的药剂,她的伙伴此时也扛不住了。 锐雯环顾战场上的惨状,她看到了自己带来的士兵们和那些被称为敌人的艾欧尼亚人。她无助的跪在曾经的伙伴和敌人之中发出野兽死亡前夕般的哀嚎,她的心被无情的抛弃击碎然后随着信念死去。她的声音是那样的凄惨就连黑鸦的嘶鸣也无法相比。出发前他们是那样的坚定信心满满,现在一切化为焦炭。

无法分辨他们是如何离去,是倒在了艾欧尼亚人的冷兵器之下还是在绝望中看着本该是救援的抛弃。 

她就这样哀嚎直到嘶哑的喉咙发不出声音,锐雯开始怀疑,她曾经认为的光荣战斗是这样的吗?沾满鲜血的双手是为了诺克萨斯的荣誉而战吗?锐雯曾经认为自己自己是那么重要,如今她倒在尸体之间试图发现一丝丝生气,回答她的是无限的寂静。

终于她听到了,来自层层尸体之下一个残喘的士兵,他的腿已经被药剂腐蚀殆尽,森森的白骨裸露。锐雯飞快的冲向他身边几次踉跄让她几乎摔在士兵身边。 

“锐雯…军士……”士兵看到了浑身是血的锐雯,忍着让他将要昏厥的痛艰难的吐出几个模糊的字。 

“我在,我在。”锐雯紧紧握住士兵的手,她知道这可能是除自己外最后的幸存者。 

“我们……被诺克萨斯……抛弃了吗,辛……辛吉德将军抛弃……我们了吗。”士兵问,或许他不只是问锐雯,也是问自己。 

“没有,没有,他们没有抛弃我们。”锐雯扯出了一个比哭更牵强的笑,伴随着止不住的泪,她违心的说着谎话。 锐雯知道他们是被抛弃了。 

“锐雯军士……你不要……骗我。”士兵的手失去了力量,无力的垂在锐雯手中。 

“没有,我没有骗你,诺克萨斯不会抛弃我们,他不会抛弃自己的士兵……”锐雯对着渐渐变凉的身躯说着,说给这战场上的灵魂听也说给自己听。她的心已经明了只是不愿意接受。 

夜晚悄悄来临,曾经战场上不败的军士锐雯随着诺克萨斯的将士们随着艾欧尼亚的敌人们一同死去。当诺克萨斯的胜利者们清理战场时,他们看到的是满地死物和已经碎裂的符文剑残片。 

之后的锐雯,躲避着诺克萨斯有关的一切,却保有着自己的诺克萨斯信仰。 

“锐雯, 哪一个比较沉重?你的剑还是你的过去?”亚索在第一次遇到锐雯时这么问到,他不是唯一想要锐雯赎罪的人。 

“锐雯,拿起你的剑!”锐雯面对艾瑞莉娅放下了手中的断剑,她看着艾瑞莉娅。 

“我很抱歉。”锐雯良久对着举剑相向的艾欧尼亚护卫队长,她不知道自己能说些什么,只有默默的丢下断剑看眼前的女子想做些什么。 

“抱歉?你们屠杀手无寸铁的艾欧尼亚人民时那怕有一点点怜悯也就不会死伤无数!”艾瑞莉娅对锐雯的道歉不屑一顾,但她不会杀死这样手无寸铁心如死灰的人,有时候让她死不如让她活着受折磨。 

“离开艾欧尼亚!”艾瑞莉娅的刀刃抵在了锐雯的脖颈,“活在你破碎的过去里吧锐雯,艾欧尼亚不会原谅你。” 

在各个城邦之间流浪时,锐雯在恕瑞玛的荒漠上刻下了随自己追杀艾欧尼亚残兵的将士的名字,那是她能做的最后的事。 

每当夜幕降临辛吉德的死亡生化弹幕笼罩着锐雯的梦,她已经记不清多久没有好好睡过,多久没有放下身上背负的罪孽。以自我放逐为名的流浪从醒悟之日开始就不会停止,锐雯也试过去爱,可她发现那些过往总是缠绕着她让她无法呼吸,她只能带着破碎的过往带着自己诺克萨斯的信仰走在放逐之路上寻找锐雯的救赎。 

也许有一天你碰到了她,她会给你讲一个故事,故事的主角没有名字故事也没有结局,只有一个窒息开头和一个等待救赎的灵魂。

ps师父生日快乐,今年的贺文有些悲壮希望你喜欢啦ww

 
   
评论
热度(9)
锐雯无法放弃自己内心仍存的诺克萨斯信仰只能挥舞断剑妄图斩碎早已破败不堪的过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