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Riven-MZ

《Redemption救赎》——写给锐雯和诺克萨斯的故事【第三章】

第三章

“德莱厄斯大人,这个肮脏的小老鼠偷窃了我的金币。”男人忍受着断指的痛扭曲着脸却依旧低下头恭敬的说。这个刚刚企图掐死锐雯的高大男人此刻眼中丝毫不掩饰厌恶,仿佛锐雯在他的定义下真的是一个无所事事的小偷。

德莱厄斯,这个名字深深地印在了锐雯的脑海。

“托马斯如果她是个窃贼也该交给警察处置,诺克萨斯的法律会给你一个公道,但你无法代替法律肆意杀死你怀疑的人。不要犯任何错误托马斯。”德莱厄斯转身看着地上喘气不止的锐雯,这是一个衣着干净的孩子,虽然瘦小没有营养不良的状况,不像是黑市中靠偷盗为生的人。

“你偷了他什么东西。”德莱厄斯压着声音尽量轻的问,他不想吓到这个似乎在发抖的女孩,她是那么的无助。

锐雯听到问话,摇了摇缺氧而迷糊的头,示意自己并不知道托马斯在说什么。托马斯酒意被德莱厄斯一吓也醒了大半,锐雯眼中满是恐惧和一丝丝的怨恨直直的盯着托马斯。托马斯借着四旁的灯光看清了被他险些掐死的少女,“你……你。”

“她怎么了。”德莱厄斯此刻已明了是托马斯认错了人误伤了这孩子。

“德莱厄斯大人我很抱歉。”托马斯假惺惺的道着歉,在他眼中底层的锐雯和小偷渣滓也没有区别。法律总会保护有权的人,而锐雯绝不是有权的范畴。

“你该和她道歉。”德莱厄斯扶起缓了一阵的锐雯。这个女孩来自底层,自己也同她一样,为了弟弟和自己他到了如今的位置。而这个女孩独自一人来这里单从胆子来说德莱厄斯十分佩服,但她的不谨慎鲁莽又让他无法理解。他不会知道女孩心里已经做好了承担的准备,只是锐雯想的太浅没有想到真相的代价可能是生命。

“对……对不起,这位……”托马斯不情愿却不得不对锐雯道歉,德莱厄斯的话他不敢不听,他早就亲眼见过德莱厄斯砍下那些空有其名的人的头颅,人总是惧怕死亡。

“锐雯,我叫锐雯。”锐雯抬起头严肃坚定的盯着那个差点夺去自己生命的人。她知道了上层人比如托马斯这样的是如何看待自己,没有实力的生命就是草芥。

“听到了吗托马斯?”

“对不起,锐雯…”托马斯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说出口,对一个下等的平民女孩道歉有失了他的尊严。

“闭上眼锐雯。”德莱厄斯掠过锐雯身旁低低的对她说。

锐雯连一声哀嚎都没能听到托马斯就已经身首异处,在德莱厄斯看来这样空有其表的人才是诺克萨斯的老鼠。德莱厄斯一个被诺克萨斯上层称作断头台的人,他用自己的巨斧为诺克萨斯换血,但也总有漏网之鱼比如托马斯。但另外的原因德莱厄斯不愿意承认他有一点保护这个少女的私心。

锐雯听话的闭上眼她隐约知道了将要发生什么——德莱厄斯的大名可不只在上层听过,温热的血随着那个男人一斧落下而喷溅。锐雯脸上洒上一丝红痕。

“谢谢。”良久锐雯对着德莱厄斯准备离开的背影吐出一句道谢。

“快回家吧小丫头,这次你的运气救了你。”是啊锐雯确实是运气,如果不是德莱厄斯被弟弟德莱文以放松的名义拉来,锐雯恐怕要死在托马斯手中。在这里不会有人在乎她的生死,而艾蜜丽也永远不会知道自己失踪的女儿会跑进黑市。是运气救了她。

锐雯顾不得四下里人群惊恐的眼神(即使这里常有血腥的事,但这样明目张胆削去头颅的可不多见。)急匆匆的逃离。可怜的托马斯明天太阳升起他也将被人遗忘。

锐雯在巷子的另一头平复着自己的呼吸,短短的几十分钟让她几乎窒息(各个方面来说)。锐雯神情恍惚脚下几乎感觉不到地面,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家的,她也没有注意到自己脸上还没擦去的血迹,恐惧的极限是没有尖叫没有哭泣。

这一夜注定无眠,这是给锐雯人生中上的最震撼的一课也是第一课。除了来自心灵的极度恐惧,锐雯明白了弱肉强食明白了实力是通往荣誉的唯一入场卷,她也感受到了自己不可思议的力量,她拥有与弱小的身躯不符的力量,只是她还不会使用。而她需要得到训练,她需要有人教会她如何使用,她也需要实力去获得荣誉成为卓越的人。

第二天艾蜜丽得到了一个来自锐雯想了一夜的消息——一够年龄就参军。

-第三章完-

ps.cp不是德莱厄斯×锐雯,这章写了断头台很多,因为我相信锐雯并不是一开始就有力量而是受到了一些事情的影响,而德莱厄斯同为底层爬上去的做引导者再合适不过。托马斯为虚构人物。

 
   
评论(4)
热度(14)
锐雯无法放弃自己内心仍存的诺克萨斯信仰只能挥舞断剑妄图斩碎早已破败不堪的过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