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Riven-MZ

【番外篇】锐雯的二十六个字母——A-F

Allegiance 忠诚

锐雯从走进诺克萨斯军队中的一刻起就将自己的全部忠诚交付出来,不是交给了自己的指挥官而是诺克萨斯这座阴暗却给过她温暖的城邦。直到她看清了上层统治阶级的不择手段,也没能打破她心底对诺克萨斯的忠诚。因为这忠诚属于这座城邦。

漫漫的自我放逐之路上,来自诺克萨斯的追杀让她无法安宁,但她不肯杀了这些前来追杀的士兵——她不愿成为诺克萨斯的罪人。时至今日,她仍然相信并效忠着心底强大的诺克萨斯信仰,从未停止。

“For those who were lost.为了那些已经迷失的人。”

Blade 剑刃

锐雯总是拿着她亲手弄碎的剑,这剑似乎承载了她所有的过往。这把符文剑是她荣誉的象征,当她看着破碎的剑时总会想起自己同剑一般破碎的过往。锐雯的剑是锐雯的过往,而锐雯作为诺克萨斯往次战斗中的利刃,同样她也是诺克萨斯的过往。

锐雯弄碎了剑刃来忘却过去,诺克萨斯的高层也想折碎锐雯来抹杀那场战斗。锐雯这把曾经插入敌人心脏的剑刃早已断裂。或许她折断的过往将永远烙印在心上,锐雯的剑刃锐雯的过往。

“A sword mirrors its owner.阅剑知其主。”

Chase 追逐

锐雯的一生都在追逐。追逐实力使她成为诺克萨斯军队中的佼佼者;追逐光荣使她无情的执行着指挥官下达的命令;追逐信仰使她拥有了常人没有的坚持。曾经的追逐中,她丢失了善良丢失了怜悯丢失了道德。她在自己的追逐中丢失了真我,变成了机械的战士。

锐雯尝到了恶果,她在诺克萨斯的追逐中同自己丢失善良怜悯道德一样被丢失。在名为自我放逐的路上,她又一次开始了追逐,这一次她将追逐那些她放弃的东西,以及她所一直在追逐的真正的诺克萨斯信仰。

“No looking back.不要回首过往。”

Devil 魔鬼

“你是魔鬼!”这句话永远的印在了锐雯的脑海中,即使说这句话的人已经死了很久。锐雯永远无法忘记那个被她杀尽的艾欧尼亚村庄,和说了这句话的奄奄一息的老者。那次屠城她第一次有了一丝怀疑,自己究竟是什么?是敌人眼中的魔鬼还是诺克萨斯的战士。

那天锐雯沉默了很久没有参加同伴们欢乐的庆功宴,愣愣的躺在床上眼前满是孩子、女人、老人、男人的尖叫求饶和溅出的血。最后她摇了摇胡思乱想的头对自己说“得了锐雯,这是为了诺克萨斯的荣耀。”

“So much death...如此多的死亡…”

Excellent 卓越

从最初的普通士兵到出露锋芒,锐雯一直试图成为同伴中最强的人。一个女人要在强者辈出的诺克萨斯军队中脱颖而出谈何容易?要成为卓越的那一个她付出的辛苦将是其他人的千倍万倍。最终她成功了,无情高效是其他人所无法做到的,道德和恐惧无法阻止她前进的道路。

他们都说她是一名卓越的战士,一名承带着诺克萨斯信仰的成功者。她做到了自己所期望的卓越。当她从布满尸体的战场上爬起,此刻她才发现自己似乎早已将卓越扭曲,这是她所期待的卓越吗?

“How should I proceed?我该怎样继续前行。”

Fun 有趣的人

锐雯是个无畏的战士却也有着独属于她自己有趣的一面,不然军队的生活也太无聊了些。据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德莱文说,锐雯其实是个能歌善舞的人。但是回忆起德莱文的审美实在是不敢恭维,而我们也只能眼不见耳为实的暂且相信他。

据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泰隆说锐雯对自己的剑十分珍惜,每当一次战斗结束她总会心疼的看着剑上的划痕,然后认真的问将军为什么没有保养剑的津贴。多么有趣的人。

“I knew I should have sprung for the blade warranty.我该早点儿给我的剑买保险的。”

 
   
评论(4)
热度(9)
锐雯无法放弃自己内心仍存的诺克萨斯信仰只能挥舞断剑妄图斩碎早已破败不堪的过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