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Riven-MZ

《Redemption救赎》——写给锐雯和诺克萨斯的故事【第二章】

第二章

——十年后——

阴暗的小巷不是诺克萨斯特有的,但那阴暗小巷中存在的危险却是诺克萨斯独享的。也许艾欧尼亚和德玛西亚小巷中也藏着社会的渣滓,可他们绝不会比诺克萨斯更可怕。

“锐雯胆小鬼!你根本不敢去。”

“锐雯你还是回家抱着娃娃哭吧,哈哈。”

“锐雯不要去,很危险的。”

一群男孩嘻闹着推攘着锐雯。

那条巷子通往诺克萨斯的黑市,诺克萨斯最不堪的地方,赌场、酒吧、药剂炼金产物交易甚至是更加不堪的身体交易都在这条幽深小巷之后。锐雯此刻在巷口踌躇着,她急切的渴望证明自己,还没有任何一个十四岁的孩子敢独自前往(至少她所知道的没有)包括这群挑衅自大的男孩们。

“不要吵了!我会去的!”锐雯小小的身体里爆发出一声不耐烦的怒吼,试图掩饰自己正在颤抖的心,这巷子背后的阴暗自己也是知道的。如果她能够做到迈入小巷那么就意味着她强过了身边这群毛毛燥燥的男孩子们。多么诱人的交换,不过是克服心里的恐惧就能得到在孩子们当中成为强者的结果。这么想着锐雯觉得面前的巷子也没有那么恐怖。或许那些只是大人编来骗孩子的,只是为了不让他们乱跑,这之后也许是普通的市场就像平时去的那个一样。

深吸一口气,锐雯缓慢的向里面迈去。

“锐雯!”艾蜜丽一声颤抖的呼唤,锐雯收回了迈出的腿。

“妈妈?”

四周的男孩子们一哄而散,他们当然不想让艾蜜丽看到他们正试图将她的女儿推向深渊,即使他们只是青春期的一时糊涂。

回家的一路上平日温柔笑面对人的艾蜜丽眉头紧蹙一言不发,眼底满是担心的余韵。锐雯紧紧的跟在后面,同样一言不发。不同的是艾蜜丽沉浸在后怕中,而锐雯则是害怕母亲生气。

嘭,屋门紧闭。锐雯被四周来自于母亲身上的气氛压的喘不过气,她决定打破这样的尴尬。

“妈妈。”她小心的靠近母亲,少女纤长的手指抚上了母亲有了岁月痕迹的脸颊。艾蜜丽的肩开始颤抖紧紧抱住了锐雯,锐雯不敢动弹静静的任由母亲埋在肩头哭着。细细的呜噎声和肩头的湿润,锐雯明白了,自己理当成为母亲的依靠而不是母亲所牵挂担心的拖油瓶。自己的肩不宽但自己理应承担起给家庭带来荣耀的责任,自己不一直想成为父亲那样的英雄吗?

轻轻拍着母亲的后脊普通小时候艾蜜丽对她做的一般,低低的对着母亲忏悔。最终,她在床上辗转难眠。

她是那么好奇着深巷后的世界。如果想要承担首先要先面对,不亲眼看看怎么知道自己面对什么?锐雯这样想着。她悄悄起身轻手轻脚的离开了屋子,艾蜜丽在身心疲惫后睡的很沉没有注意到女儿的“小动作”。离开家门的锐雯第一次觉得自己即将成长,她知道那里全是危险可她打定了主意去看看,只当是长长见识。她从来只相信眼见为实。

锐雯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穿过那条巷子,一个新的世界展现在十四岁的锐雯眼前。空气中充满着药剂糜烂的味道,不住的有输的一枚金币不剩的男人被丢出赌场。穿着体面的宣称自己拥有这里的贵族此刻也喝的烂醉,轻挑的对着衣着暴露的女郎笑着。各样赌场女支院门前灯火辉煌但旁边的黑暗小巷中,闪着一双双无家可归的人的渴望的眼,路旁有没有清理掉的血迹——也许是积累太多已经无法除去,男男女女欢笑着踏上血路不曾低头看一眼。锐雯从没有受过这样的冲击,她的心灵被这里击中颤动。

“嘿,小老鼠抓到你了!”锐雯被一只强壮手拎起,满身酒气的男人鼻息呼在锐雯的脸上。

“放开我!”锐雯被吓的心仿佛跳出来一般,很快缓过神来疯狂的挣扎着,她的手腕在挣扎中勒出一道血痕。

“这次你跑不掉了哈哈,把东西交出来!”男人没有松开锐雯的意思狠狠地揪着看起来毫无还手之力的锐雯,扭动之间锐雯抓住了男人的手指。用力向上一掰,只觉手上一疼,男人听到了自己筋骨断裂的声音。锐雯和男人都被吓的一愣,一晃神的功夫锐雯狠狠的踹上了男人的肚子,被激怒的男人掐住了她的脖子举了起来。空气从锐雯的气管中一点点的逃逸,她无助的蹬着腿感受着死神的逼近。

“够了,放开她。”一个厚重的男声响起,抓着锐雯的男人被这声音吓的一颤手松了下来。锐雯伏在地上找回了自己的空气,逃离死亡的感觉真好,脖颈出火辣辣的疼让锐雯对这个地方产生了深深的恐惧,不只是之前想象的恐惧而是真实的难忘的,不住的咳嗽无法停下。

她仰起头试图看清救命之人的脸,却因缺氧而眼前昏暗。

-第二章完-

 
   
评论
热度(6)
锐雯无法放弃自己内心仍存的诺克萨斯信仰只能挥舞断剑妄图斩碎早已破败不堪的过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