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Riven-MZ

《Redemption救赎》——写给锐雯和诺克萨斯的故事【第一章】

第一章
诺克萨斯地下一声啼哭伴随着一个女人的精疲力尽。
“是个强壮的孩子。”孩子的父亲小心翼翼的抱着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弄伤它,这样脆弱的小生命与高大杀气腾腾的男人格格不入。
“孩子很漂亮,像你。”注意到了被冷落的女人,男人把幼小的生命放到虚弱的妻子怀里,握住这个伟大女人的手许久道出了一声谢谢。看到女人嘴角温柔的笑,他知道她原谅了他。初为人父的喜悦冲淡了上阵前的悲伤,孩子总算在父亲离开前出生了。每一次再见都可能是永别,还好孩子见到了父亲。虽然它那么的小还没法睁开眼睛看看它准备出征的父亲,但倘若是永别它未来也可以在同龄人面前炫耀自己曾见过父亲,即使那时它只是个婴儿。
“就叫她锐雯吧。”
这三句话是锐雯的父亲出征前最后的话,锐雯的母亲在虚弱中抱着唯一的孩子也许有一天锐雯会成为她的依靠。
——一年后——
“爸爸…爸爸,锐雯叫爸爸。”女人抱着小小的锐雯企图让她开口叫爸爸,但似乎锐雯不愿意顺从母亲的心意。
“别那么急亲爱的,她才不到一岁。”父亲总是宽容的包容了女儿的任性。
“她在你回来前就已经会了。”母亲嘟囔着看着锐雯不甘心的说。小锐雯在母亲怀里吐着泡泡,这是她刚刚学会的新玩意。
“我该走了。”男人穿起铠甲,吻了吻女人的嘴和女儿的额头。小锐雯伸起软软的小手摸了摸父亲长着胡渣的脸。
“哦小锐雯乖乖等爸爸回来。”男人蹭了蹭女儿的小手笑着说,女人在旁边笑的开心却掩不住眼中的苦涩。小锐雯跟着笑接着“狠狠”的抓上了父亲的脸,但没能在父亲饱经风霜的脸上留下痕迹。
“哈哈,”男人被女儿的举动逗的笑出了声“我的女儿将来会成为强大的战士!”
“Pa Pa”小锐雯咯咯的笑着吐出了两个模糊的发音听得出来那是在叫爸爸。
“她叫我爸爸!我的女儿会叫爸爸了!”一个男人最开心的时刻莫过于爱人答应了自己的求婚,爱人成为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的第一声爸爸。
“有什么事写信给我。”男人言罢出门加入了路上出征的士兵,不曾扭头再看一次襁褓中的女儿和依依不舍的妻子,他怕自己一回头就无法无畏的作战。
“嘿,安德,那是艾蜜丽吗?你真是个幸运的男人。”好友拍着刚刚进入队伍的男人的肩说道。
“是的,她是个很伟大的妻子。”安德自豪的说。
——三年后——
“妈妈!妈妈!”一个银发的小女孩扑进了艾蜜丽的怀里。
“锐雯,说了多少次不要未经妈妈允许就跑到外面。”嘴上责怪着女儿却又慈爱的揉了揉女儿柔软的头发。却没有发现女儿进门时没有关门。
“她还小,不要这样苛责她。”一个不属于锐雯和艾蜜丽的声音响起。
“安……安德。”艾蜜丽已经说不出话,掩着嘴仍能看到她颤抖的身体。高大的男人紧紧的拥抱了妻子,小锐雯丝毫没有陌生感的(感谢艾蜜丽每天给锐雯讲有关父亲的事和给她看父亲的照片)抱住了父亲的腿——她太低以至于只能抱住父亲的腿。
“一切都好吗。”两个人默契的同时问出了这句话。
“是的是的一切都好。”艾蜜丽的泪水伴随着喜悦。
安德的手上裹着厚厚的洁白的纱布微微渗出一点鲜红的血,看得出来是新换的为了整洁的见自己的妻子。艾蜜丽轻轻磨挲着他受伤的手掌,那是她丈夫勇敢的象征,只是手上有这样的伤无法遮掩,那么铠甲之下呢是否已经伤痕累累。
“爸爸的手是为了诺克萨斯而伤的吗。”小锐雯拉过父亲的手一本正经的问。作为诺克萨斯城邦的城民每个男孩都是未来诺克萨斯军的后备役,而女孩就是这些后备役未来的妻子。但小小的锐雯却树立了远大的志向——成为父亲那样的战士。
“是的,我的孩子,是为了诺克萨斯的荣耀而伤的。”提起诺克萨斯安德眼中满满的自豪骄傲。
“哦得了安德,不要给锐雯灌输你那些战斗的想法。”艾蜜丽笑着帮丈夫褪去战甲。
“这次你能留多久?”艾蜜丽深吸一口气问出了心里最想问的话,却害怕得到一个短暂的答案。艾蜜丽是一个美丽温柔的女子,她总是支持着丈夫的所有决定,包括六年服役结束后继续留在军队。她是一个标准的诺克萨斯女人,坚毅的面对生活、温柔的对待丈夫、严慈的教育孩子。当她嫁给安德的时候就已经预见了未来与丈夫的长久分别,可她是那么爱这个男人以至于可以包容他的一切。
“停不了多久不过可以给锐雯过完生日再走。”安德抱起女儿吻上妻子的脸颊“我们一起去市场怎么样?”
艾蜜丽脸上染上了红云,这是锐雯第一次看到母亲如同少女一般的样子,其实艾蜜丽也不过是个二十二岁的小妻子罢了。她挽上了丈夫紧实的充满力量的胳膊,低低的说了一声好。
晨光伴着三人那么和平那么温柔。
-第一章完-


 
   
评论
热度(5)
锐雯无法放弃自己内心仍存的诺克萨斯信仰只能挥舞断剑妄图斩碎早已破败不堪的过往。